在特洛伊附近有个科罗奈王国,国王库克诺斯是海神波塞冬和一个女
仙所生的儿子,他由忒纳杜斯岛的一只奇异的天鹏抚养长大,因此得名为库
克诺斯,意即天鹅,他是特洛伊人的盟友。当他看到外来的军队在特洛伊登
陆时,未等普里阿摩斯求援,便主动赶来援助他的老朋友。他在国内召集了
一支大军,从后面悄悄地包围了希腊人的营地。这时希腊人正在追悼他们的
阵亡英雄。他们哀伤地站在火堆旁边,手里没拿战器,专注地举行帕洛特西
拉俄斯的火化仪式。突然,希腊人发现已被战车和武装的士兵包围。他们还
没有弄明白这些战士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库克诺斯便率领他的军队展开
了一场血腥的屠杀。幸好,只有一小部分亚各斯人参加帕洛特西拉俄斯的葬
礼。其他船上和营帐里的士兵迅速拿起武器,在阿喀琉斯率领下,迅速赶来
声援。阿喀琉斯站在战车上,挥舞长矛,左冲右突,刺杀敌人,杀得科罗奈
人抱头鼠窜,丢下一具具尸体。在混战中,他发现远处敌人的统帅正在追杀
希腊士兵。 阿喀琉斯催动雪白的骏马拖动马车,向库克诺斯奔去,面对面地朝他
挥舞手中的长矛,大声叫喊:“年轻人,不管你是谁,你死了也应感到安慰,
因为你有幸死在女神忒提斯的儿子的长矛之下!”说着,他扔出标枪。可是,
尽管他瞄得很准,标枪落在波塞冬儿子的胸膛上又弹了回来。阿喀琉斯惊奇
地打量着对手,好像他是刀枪不入的人。
“别奇怪,女神的儿子,”对方微笑着对他说,“这不是我的盔甲,也不
是我的盾挡住了你的标枪,我佩着这些玩意儿只是一种装饰,正如战神阿瑞
斯有时执着武器只是一种游戏一样。阿瑞斯根本不需要武器保护自己的神衹
之体。我即使脱下我的盔甲,你的标枪也不能伤害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如同
钢铁一样。你要知道我不是普通仙女的儿子,不,我是神衹的宠儿。我的父
亲统治着海神涅柔斯和他的女儿们。瞧吧,你的面前站着海神波塞冬的儿 子!”
说着,他把长矛朝阿喀琉斯掷去,矛尖刺穿了他的青铜盾面和九层牛
皮,到第十层牛皮时才扎住了。阿喀琉斯从盾中拔出长矛,又朝神衹的儿子
投来,但对方还是安然无恙,又掷了第三枪依然不能刺伤他。阿喀琉斯怒不
可遏,像头公牛用双角攻击挑逗它的红布一样横冲直撞,可是每次都扑空。
他又用梣木削制的标枪狠狠掷去,击中了对方的左肩,看见肩上一片血迹,
他高兴得大叫起来。
可是,他又高兴得太早了,原来这不是库克诺斯的血,而是他的身边
的战友被击中飞溅到他肩头的血。阿喀琉斯愤怒得咬牙切齿,他跳下战车,
挥动宝剑,朝库克诺斯刺去。可是库克诺斯体硬如钢,阿喀琉斯把宝剑都砍
断了。他在绝望中举起十层牛皮的盾牌,冲到对方面前,朝他的太阳穴猛砸
了三、四次,库克诺斯痛得头发昏,眼前发黑,微微后退,不幸绊在一块石
头上,摔倒了。阿喀琉斯抢前一步,抓住库克诺斯的颈子将他按在地上。阿
喀琉斯用盾牌压住他,双膝抵住他的胸口,用他盔甲的皮带勒住他的喉咙,
将他勒死了。科罗奈人见他们的国王跌倒在地,顿时丧失了斗志,在惊慌失
措中纷纷逃窜。
这次袭击的结果是,希腊人乘机侵入库克诺斯的王国,并从都城墨托
拉带走了国王的儿子,作为战利品。然后,他们进攻邻近的基拉国,占领了
这座坚固的城池,满载着战利品回到他们的营地。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